大发3D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3D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3 06:56:0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经红火一时的小黄车ofo“人间蒸发”了。共享单车企业ofo官网、公众号、APP端、线下办公室……所有公开渠道,都已经无法联系到ofo公司。用户待退押金也依然遥遥无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中还提到,记者们喜欢采访张工,除了他好脾气外,还因为他记忆力相当好。“经济运行数据、保障房的开工和建成面积、政府投资的规模和方向、水价调整和经济圈打造,无论记者们提出哪个问题,几乎不需要停顿,他立刻对答如流,思路清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2年9月,张工出任北京市副市长,期间先后兼任北京市发改委党组书记、主任,北京市国资委党委书记等职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实说,ofo公司的所作所为不够地道。欠债还钱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当ofo公司经营出现困境的时候,曾喊出“跪着活下去”的戴威,还表示过“不会逃避”,“将为ofo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,为每一个支持ofo的用户负责”。这番话语让人以为押金就算经过一些波折,最后还是能到手的。只不过,到目前为止广大用户并没有看到希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仅如此,企业欠债有破产清算程序,但个人并没有破产一说。尽管2020年1月,ofo创始人戴威退出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和经理,但作为债务人,他的责任并不会“一退了之”。也就是说,一旦有了清偿能力,仍可以对其追讨债务,或多或少实现债权人的合法权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其APP变返利网购网站,到公众号变营销号,从公司负责人卸任重要职务,到官网服务电话无法接通,再加上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公司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“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40次,被下发限制高消费令247次,终本案件227起,涉及未履行金额超过5.09亿元”,种种这些迹象,都在释放一个不妙的讯息,即ofo公司欠广大用户的押金,真的是有还不上的味道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柳宇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4月,张工出任北京市委常委、秘书长,市政府副市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担任北京市副市长6年后,2018年10月,张工调往全总任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工成为2018年4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挂牌以来第四位党组书记。